您当前的位置 : 庆元网  >  庆元文艺  >  主题征文  正文
爱上百瀑沟
2021年05月27日 10:57  来源:庆元文艺  作者:吴清泉 

  这里丛林密布,奇石遍地,悬崖高耸,瀑布林立,碧水长流。这里是百山祖的景观富集地,这里是休闲、疗养、度假胜地。这里的瀑布数不胜数,千姿百态,令人目不暇接,让人流连忘返。如果你到百山祖,就一定要去百瀑沟看看。

  这里瀑布云集,三步一小瀑,五步一大瀑。或显露山间,或隐藏树丛,或映衬鲜花,形态各异,姿态万千。水流大的如万马飞奔而来,水流小的如银丝从天而降;宽的似巨幅屏幕,窄的似垂挂门帘;高的像河落九天,低的像窗开眼前。

  那三曲瀑落差70米,一波三折,婉转错落,抛珠溅玉,宛如白鹭纷飞;那玲珑飞瀑飘然而下,纤细修长,飘逸柔美,婀娜多姿,有如美女娇羞。那孔雀瀑还有个美丽的故事,传说猎人追逐孔雀,黑虎出手相救,孔雀报恩黑虎,选择相伴栖居,现在瀑布边上还有个孔雀洞呢。还有那狭长锐利、剑倚长天的倚天瀑,曲径幽深、晶莹剔透的翡翠瀑,银珠万串、碧玉悬垂的垂帘瀑。都让人叹为观止,大饱眼福。

  凤凰瀑位于百瀑沟上部,清丽壮观如凤凰展翅。瀑布所在之处地势陡峭,落差极高,水流从高空倾泄而下,气势恢弘。瀑布上方有玻璃悬空步廊。人在廊道上,身在半空中,凉气习习,好像飞仙入丛林。四周高山环绕,绿树高耸,恰似一口深井,人像置身井口中,脚浮于无底深渊上,让人胆战心惊。悬空步廊下方是一座铁索桥,系满许愿的红丝带,名叫“飞虹桥”,宛如一道彩虹横挂瀑布之上。人走在桥上摇摇晃晃的,仿佛飘荡在天上的鹊桥,去与情人约会呢。

  如果说凤凰瀑以高峻惊险著称,那卧龙瀑则以水急声巨称雄。盛大的溪水从山谷冲下来,沿着山势走了个“S”型,有如一条巨龙张着大嘴巴扑面而来,仿佛要把人冲走。巨大的水流冲击着石头和水潭,发出了巨大的轰鸣声,恰似春雷唱响大地,增添了水的气势和威力。瀑布飘出的水花有如柳絮飞花,四处飞溅,人站在边上冷飕飕的,颇有深秋的寒意。从潭边的汀步走过,那鸣响直冲你的耳朵,仿佛要震破你的耳膜;水花直逼你的身体,沾湿你的头发,亲吻你的脸颊,在你的衣服上留下一粒粒闪闪发光的小珍珠,让你接受银龙的盛大洗礼。

  冬天的百山祖,天寒地冻,银装素裹,仿佛电影《冰雪奇缘》里的冰雪世界。神奇的冰瀑景观应时而来,呈给你一道与平日迥异的风景。有的冰凌从高空挂下来,有如一把把利剑悬在空中,那该是百山祖门神的护山武器吧;有的薄薄的冰块成片平整地挂下来,如一块巨型屏幕展现眼前,给你展示着百山祖变化多端的别样风采;有的表面起伏不平,像是一块白色窗帘被风吹起,隐隐约约,欲盖还羞,引人注目。水流平缓的地方,溪面盖上一层冰,像铺上了一层白色地毯,雍容华贵,让人不觉想登上神圣的殿堂。

  山谷中时不时会出现一两块大石头,吸引你的目光,让你留意另一道美丽的小风景。这些石头有的有名有姓,有的等人赋名,有的静待伯乐。著名的“飞来石”有三块石头,由大到小、从上到下重叠在溪涧中间,又称“三叠石”;走近细看,三块石头叠加在一起像朵香菇,脚短而细,面厚而宽,也许是早年吴三公在山间做香菇时落下的吧;走远眺望,它似乎又像个鲸鱼头,睁着明亮的眼睛,张着大大的嘴巴。有人说三叠石是风化侵蚀而成,也有推测说是大石头被大水冲来,恰巧压在两块小石头上。无论原因何在,它都不愧是大自然鬼斧神工的造化。

  溪中有块“长寿石”,形状有点像蟠桃,石上长着棵黄山松;它那不规则的多面体,看起来像金元宝,可称之“元宝石”;细看其上部还像人脸,像一位历经沧桑的老妪,亦可叫它“天姥石”。其路旁有块石头,表面平整而有均匀裂缝,类似棋盘,可命名它“棋盘石”;还有块灰褐色大石头,石上长满青苔,靠路边的一角突显而出,像只伏在路边的千年老龟,应尊其“老龟石”。只要留心留意路边,处处石头处处风景。

  庆元是廊桥之乡,百瀑沟的廊桥也不少。阆风桥、涧水桥、烟雨长廊皆是廊桥。造型别致的步云桥像一棵千年古树横倒在溪面上。人从树干中走过,仿佛穿越千年历史,从远古来到了现今。“百山祖廊桥”是景区最大的木拱廊桥,斗拱重叠,飞檐翘角,造型古朴典雅,轻灵秀美,好似浙南闽北一带乡村的村尾桥,留住了百瀑沟的风水,也给游客留下了美好的印象。

  清风廊、回望阁、揽月亭、缘来驿站是单纯的廊屋。清风廊在百瀑沟上方的公路边,亭廊结合,精雕细镂,造型典雅。缘来驿站沿河而建,临空架设,屋顶盖着茅草,有如早年菇民建在山间的草屋。最惹人喜爱的是“捧月亭”。一座六角形的别致小亭子,建在路边的一块大石头上,突兀于溪流边,好像这个地方天生要有个亭子才好。亭子小巧玲珑,精致可人,有如梅雨亭踞在突出一角的岩石上,有如醉翁亭翼然临于水上,意趣无限,让人遐想联翩。

  百瀑沟以美丽的容颜,多彩的风姿,吸引着来自天南海北的游人。让到这里游玩的旅人漫步在幽林古道中,徜徉在飞瀑流泉间,陶醉在高山深谷的怀抱里。仅仅来百瀑沟一次是不够的,如果喜欢她,爱上她,至少应该在心里与她长久拥抱,长相厮守,直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

(编辑:陈沛沛) 
©庆元文艺网
主办:庆元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协办:庆元网
##########
<font id='rwM'><strike></strike></font><person id='DBP'><cite></cite></person><fieldset id='lD'><center></center></fieldset>
<basefont id='KWmpxm'><listing></listing></basefont><strong id='GYUG'><base></base></strong>
    <caption></caption>
      <fieldset id='FN'><var></var></fieldset><dfn id='OjUDZ'><address></address></dfn>
        <center></center><i id='Zi'><sup></sup></i>
            <code id='IyJY'><cite></cite></code><cite id='rZi'><q></q></cite>
            <bdo></bdo>
            <ol id='Mx'><caption></caption></ol><u id='kWmSH'><thead></thead></u><pre id='FTkwBJmI'><label></label></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