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庆元网  >  庆元文艺  >  乡土人文  正文
北伐烈士阙一鹤
2021年05月27日 10:20  来源:庆元文艺  作者:姚 绥 

  在环境优雅,景色秀丽的庆元县竹口镇大泽下村,54省道旁,一座平淡无奇、质朴无华的石砌墓里,长眠着上世纪二十年代,在北伐战争福建省建瓯戡平叛乱战斗中,英勇牺牲的黄埔军校第四期毕业生,国民革命军北伐军烈士阙一鹤。

  阙一鹤(1907—1927),谱名肇丰、字鸣九,庆元县竹口镇大泽下村人。出生于诗礼传家的书香门第,祖父阙品端系清代秀才,父亲阙相康是晚清监生。受中华传统文化熏陶和影响,阙家有着淳朴厚重的家风家教,引导子女懂得做人之本,知晓深明大义,从小要有报国之志和家国情怀。

  阙一鹤兄弟5人,排行第五。民国九年(1920)毕业于竹口镇高级小学,次年考入浙江省立第十一师范学校(现丽水中学)。阙一鹤自幼天资聪颖,为人诚挚刚直,秉性豪放。少年时代就颇有胆识,崇仰历史上岳飞、文天祥等民族英雄。文天祥的千古绝唱:“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述志诗句,激励和鼓舞着阙一鹤的爱国情怀,阙一鹤虽然年少,却志向远大,心里装着报效国家的鸿鹄之志。

  1916年6月,北洋政府企图复辟帝制的袁世凯病亡后,北洋军阀分裂为直、皖两系,奉系军阀和其他地方军阀也相继形成。各路军阀为争夺地盘,扩充实力,连年混战致百姓流离失所,民不聊生。打倒北洋军阀,结束封建军阀的黑暗统治,是中国人民的迫切要求。

  为推翻北洋军阀的反动统治,共产国际代表马林认为,国民党是一个多阶级联盟的革命政党,共产党应与其联合共同进行斗争,马林并为此向国共两党提出了联合建议。1923年6月,中国共产党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广州召开。这次大会的中心议题是讨论确定全体共产党员以个人名义加入国民党,与国民党建立革命统一战线的问题,同时保持共产党在政治上、思想上和组织上的独立性。

  孙中山先生于1924年1月,在广州主持召开了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重新解释了三民主义;确定了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三大政策,标志着第一次国共合作的建立;发展了国民革命军和巩固了广东革命根据地,恢复和开展了工农运动,所有这些都为北伐战争作了准备。

  同年6月,孙中山先生提出“教育为神圣事业,人才为立国之本”,在广州市郊区黄埔村创建黄埔陆军军官学校,希望通过创建国民革命军来挽救中国危亡。“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有志青年纷纷投笔从戎。阙一鹤闻风而起,暑期回家向父母征求报考黄埔军校的意愿,父母欣然同意并寄予厚望。受亲戚朋友关怀和勉励,阙一鹤辍学从丽水出发经温州乘轮船前往广州,怀着一颗忧国忧民、鞠躬尽力之心报考黄埔军校第四期炮兵科,录取后被分配在炮科大队炮兵第二队就读受训。

  为完成总理孙中山先生的遗愿,1926年7月4日,国民党中央临时全体会议在广州召开,会议通过《国民革命军北伐宣言》陈述了进行北伐推翻北洋政府的理由。7月9日,黄埔军校校长蒋介石兼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国民革命军8个军,约10万人誓师北伐。7月12日,中共中央发表《中国共产党关于时局的主张》宣言。7月14日,国民党发表《北伐出师宣言》,国共两党一致号召全国人民支持国民革命军北伐。

  黄埔军校第四期学员于1926年10月毕业,毕业典礼在广州市郊区瘦狗岭沙河广场隆重举行,参加受检阅有两千余人。阙一鹤与第四期全体学员们列队经过检阅台,接受校长兼国民革命军总司令蒋介石以及校政治部主任周恩来等黄埔军校高层的检阅。受检学员中有与阙一鹤同期不同科,以后成为共和国元帅的林彪和刘志丹、伍中豪、张灵甫、谢晋元、胡琏等国共著名将领,以及抗日战争在衡阳会战中率部奋勇杀敌而身负重伤、抗战胜利后晋升为国军陆军中将的庆元同乡胡睦修等。广场上接受检阅的学员们踏着正步铿锵有力高声朗诵第四期毕业生誓词:

  不爱钱,不偷生。

  统一意志,亲爱精诚。

  遵守遗嘱,立定脚跟。

  为主义而奋斗,为主义而牺牲。

  继承先烈生命,发扬黄埔精神。

  以达国民革命之目的,以求世界革命之完成。

  学员方队,井然有序、意气风发、斗志昂扬。广场上旌旗招展、军乐齐鸣、场面热烈,观者如堵。

  黄埔军校第四期毕业生,一毕业即被分配到国民革命军北伐军第一军各师,奔赴北伐前线。阙一鹤以见习军官身份担任国民革命军北伐军第一军第十四师迫击炮队少尉排长。阙一鹤刚走出军校之门,即肩负重任,为反对封建军阀割据,实现祖国统一大业而奋力抗争。

  北伐军的主要对手是以吴佩孚为首的直系、孙传芳为首的皖系、张作霖为首的奉系三大军阀。阙一鹤所在部队国民革命军北伐军第一军(军长何应钦兼任北伐军东路军总指挥)的主攻目标是盘踞在闽、浙、赣、苏、皖拥有兵力众多,号称“五省联军总司令”的皖系军阀孙传芳。

  据守福建省的是皖系福建省总督,五省联军福建省总司令周荫人。1926年11月,国民革命军北伐军第二军第六师在党代表兼政治部主任萧劲光(中共党员)、师长戴岳等率领下,奉命从南昌出发,长途行军进入福建,协助第一军和第十四军共同围歼周荫人部队。北伐军接连攻克了福建省的光泽、邵武、建阳、建瓯等地区,并乘胜把周荫人残部从闽北政和县赶入浙江境内。周荫人残部取道浙江省庆元县前往温州、台州方向逃窜。北伐军东路军光复整个福建,打通了进军浙江的通道。

  正当北伐军剩勇追敌之时,发生了国民革命军北伐军东路军第十七军第三师师长李生春叛变事件(李生春系周荫人旧部,曾任福建省福州市城防司令兼第二十三旅旅长,在福州迫于形势投向国民革命军,被任命为北伐军师长)。1927年2月,当北伐军东路军总指挥何应钦命令李生春率部进入浙江作战时,李生春从福州率部到达闽北重镇建瓯后就按兵不动,不再前进,并以军饷不足为由,抗拒命令,叛变革命。

  3月2日,何应钦亲自在福建南平坐镇指挥,果断命令北伐军第一军第十四师师长冯铁裴率部,将李生春部就地包围在建瓯县郊区缴械,解除武装。阙一鹤所在部队受命围堵叛军追缴枪械时,遭到了叛军的负隅顽抗,双方伤亡惨重。阙一鹤义无反顾,率迫击炮队冲到前沿阵地与叛军进行猛烈交火。炮火轰鸣、硝烟弥漫,在激烈的战斗中阙一鹤不幸中弹牺牲,为民主革命洒尽一腔热血,以身殉国,殁年21岁。

  阙一鹤在戡平叛乱战斗之初,曾写过一封家书致家中父母,告诉双亲正在执行命令参与平叛缴械战斗,待平叛结束后再告知战果。并许诺等北伐胜利后,一定请假回家拜望父母双亲及家中兄长。家中父母殷切期望,翘首以盼。岂料传来消息,阙一鹤已在建瓯县平叛战斗中为国捐躯。来信竟成永诀,难堪噩耗惊传,阙家老小无不悲恸欲绝。

  阙一鹤英年早逝,未见到北伐革命之成功,未见到祖国统一大业之实现。未免有“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之憾。平叛战斗结束后,北伐军东路军前敌总指挥部在建瓯县隆重举行了“阵亡将士追悼大会”,告慰在平定叛乱战斗中英勇牺牲烈士的在天之灵。青山绿水留浩气,苍松翠柏慰忠魂。阙一鹤亲属被邀请参加,并得到国民政府抚恤。

  1928年7月,北伐战火刚刚停息,硝烟还未消去。黄埔军校为追悼在北伐战争中的所有阵亡将士,特别编辑出版了《黄埔血史》特刊。其中写道,“国民革命军由广东出发,向着中原前进,不二年功夫,即由珠江流域,而长江流域,而黄河流域,最近克复了北平,把中国全部置在青天白日旗帜之下。我们固然知道反革命的势力,已为全民所哑异,不能不归消灭,然若考察成功何以有如是之速,则任何一人,都不能不归功于黄埔军校”。

  北伐军英勇善战,仅用一年多时间,沉重打击了帝国主义和结束了北洋军阀集团在中国长达16年之久的统治。北伐成功,加速了中国革命历史的进程。按照民间习俗,叶落归根的传统观念。经阙一鹤亲属的要求,国民政府于1928年拨款在阙一鹤家乡竹口镇大泽下村为其建造了陵墓,墓园用地300平方米。阙一鹤的灵柩从福建省建瓯县迁葬于桑梓,忠魂归故里。

  陵墓依山而建,整体用石块砌筑而成。墓园内竖有用大理石制作的石碑、石柱。墓门有精制花岗岩大石碑一块,石碑正面镌刻着由民国十七年(1928)时任民国庆元县政府县长黄士杰题写的“英姿义烈”四个大字。石碑背面镌刻着由清末廪生、民国浙江省议员、省咨议局咨议、庆元县名绅姚文林先生撰写的墓志铭碑文。陵墓的左右石柱上镌刻着由黄埔军校第四期炮科同学题写的挽联:

  元山拥护健儿骨,

  泽水回环志士冢。

  挽联言简意赅,一语千韵,使人过目难忘。墓园所有文字均用镏金镶嵌,金光闪烁,整座墓园粲然可观。

  阙一鹤的墓园在上世纪“文化大革命”初期(1966年),遭到严重破坏。所有石碑、石柱被“红卫兵造反派”用钢钎、铁锤砸碎,墓道挖掘、墓园被毁,夷为平地,成了集体化时期农村生产队的种植地。烈士家中存放的黄埔军校同学录,以及所有历史照片、资料也未能幸免,被抄查一空,付之一炬。所幸的是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拨乱反正,正本清源归还墓地。烈士生前没有成家,有其兄之子承嗣,得以延续,祭祀有人。

  笔者于2017年8月中旬,在竹口镇大泽下村54省道边看到,遭受文革破坏后阙一鹤的墓地已非昔日之景象,原有的墓碑、石柱等文物早已荡然无存。阙一鹤的墓地已缩小成置锥之地,且较为凌乱,失去了往日的庄严。墓碑是后来补上的一块极其普通石碑,供亲属祭祀。墓地的上空是一座刚建造不久的龙庆高速公路高架桥,已遮掩了墓地上一半的树木。环顾四周,令人徒增一丝苍凉之感。

  阙一鹤故居,两层泥木结构的院落,依山傍水,坐南朝北,位于生态优美,民风淳厚的大泽下村。大门额上的“瑞霭吾庐”四个砖雕遒劲大字,字体端正大方,笔力雄浑。故居内的原住户随着居住生活条件的改善,都舍弃旧宅,搬迁到新房居住了。只剩下一名老年男子在此留守,再无炊烟升起。房间昏暗潮湿,墙面发黄,布满蛛网,落尽灰尘。因久无人居住,毫无生活的气息,令人顿感满目萧然。

  故居内部虽然破旧,依然还能看到以前精致的门、窗棂装饰精雕细琢的痕迹,彰显了彼时主人的家境殷实且品位不俗。时光斗转,几经风雨,因年久失修,院落内大部分精巧构件已被拆毁。老宅内木柱、板壁已经倾斜,院内墙壁业已斑驳,处处苔痕。故居历经沧桑岁月,显得半零不落,被风雨腐蚀褪下了明丽的色彩,失去昔时静谧雅致、洒脱简丽之风格。

  村中小溪清澈而明净,溪水在阳光的照耀下微波粼粼,在清风的簇拥下川流不息。水秀山清,风景独好。青山绿水滋养着一棵有着几百年树龄的古香樟树,傲立于小溪畔,高耸苍郁。无论外面世界风起云涌,潮起潮落,它都静静地屹立在溪边,见证了所有的盛衰荣辱。

  古樟树与阙一鹤烈士的墓地相距不远,隔着小溪对望。虽然经历了几百年的风霜雨雪雷电洗礼,古香樟的生命力依旧顽强,保持着挺拔苍翠的雄姿。挤满枝桠的翠叶,像一把大伞能给人遮雨,也能挡住灼热的阳光。风吹枝叶,聊以慰籍远离尘世之人。“壮士不曾悲,悲即无回期”,古樟无声无息与烈士的英灵相守,年复一年,尽管日月轮回、沧海桑田,一切都显得那么平静,那么庄严肃穆。

(编辑:陈沛沛) 
©庆元文艺网
主办:庆元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协办:庆元网
##########
<dir id='Kr'><nobr></nobr></dir>
<xmp id='TrTkLm'><u></u></xmp><blink id='GK'><legend></legend></blink>
    <optgroup id='eNjRcMQ'><ol></ol></optgroup><var id='JgCH'><person></person></var><small id='yQFQryvU'><u></u></small>
    <dir id='rl'><comment></comment></dir><dfn id='ac'><bgsound></bgsound></dfn><em id='Dh'><bdo></bdo></em>
      <small id='JUowni'><tt></tt></small><small id='CEQeXOy'><big></big></small><acronym id='vIlvP'><bdo></bdo></acronym><center id='pdKbu'><acronym></acronym></c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