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庆元网  >  庆元文艺  >  小说故事  正文
这是我的家
2020年10月19日 11:53  来源:庆元网  作者:黄兴伟 

  “这个字念‘家’,国家的家,来,大家跟着我一起念……”简陋的屋舍,一名穿着粗布衣裳的中年男子正指着一块老旧木板朗声说道。这是一个偏僻的乡村,满打满算也不超过百余口人家。这位中年男子姓杨,是村子里唯一有点文化的人。一如既往,今天,杨先生在给孩子们上着课,但不一会儿,屋舍外响起了些许嘈杂的声音,似乎村民在争论着什么。许是争论的激烈,声音大了些,引得孩子们纷纷偏头,把眼睛可劲地往外瞅,想看看发生了什么?直到杨先生大声呵斥了两声,才慌忙地回过头来,继续专心看木板上稍显歪斜的“家”字。

  屋舍外不远处的村口,的确聚集了一帮村民。发生了什么呢?在众人围聚的中央,一名衣衫褴褛的男子正瘫坐着,他自称为冯二,来到村子,说是为了投奔亲戚,要找姓冯的人家,找冯二姨。这不大的地方,到处都是姓冯的人家,大家也互相熟识,一听找冯二姨,都不由得叹了一口气,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说这个事情。而冯二绕着村子找了两三圈,终究是没有寻到自家二姨,又因为路上奔波,饥渴难耐,没有了力气,索性一屁股瘫坐在了村口,也不说话,只呆呆地看着村里过往的人。

  村子里,大家都知道冯二姨的事情,却没有人开口。最后终究是村长听说村口有个生面孔来找二姨,现在正瘫坐着,无奈,慢慢踱步来到了村口。身旁跟着的还有教书的杨先生。而在他们来之前就已经围了有一堆人在村口,看着冯二指指点点的,嘀嘀咕咕不知道说点什么。有些胆子大的,好事的人,不知道事情是啥,又问男子哪来的?要干啥什么什么的。冯二想着,刚刚没有问到,现在大家都在这,问问情况也好。可在自己诉说寻亲之后,人们都不由得摇了摇头,叹一口气,与邻居朋友相互看看,互相嘀咕,终究是没有说出啥来了。冯二本就是憨直的性格,虽然大家不回答,也不知道如何询问,再加上这乱世,投奔亲戚却寻觅不到的事情时有发生,自己想是找不到二姨,或者,二姨也许已经。唉,冯二心里突然想到一个不好的结果,但却不敢细想,怕结果真是如此,不觉间,眼眶红了起来。

  实际上,村民们心里都明白,要嘛是这男子寻错姓冯的地界,要嘛他找的就是那家人了。村子里冯姓,但真正可以让大家叫作二姨的,也只有那一位,不仅仅是因为她的辈分,更因为她的为人处世极好。只可惜早些年,鬼子扫荡的时候,就被鬼子用刺刀挑死了。到现在都有五六年了,突然来个人找二姨,十有八九也是不知道二姨已经去了。现在来投奔,人都走了,村民也不知道如何告诉他这个悲惨的事情,也终究是说不出啥好的安慰话来,所以一致的闭口不谈,说不知道不知道,让人去通知了村长,想着让村长来说这个消息。这时众人见到杨先生和村长走了过来,便主动让开了一条道,让他们到了男子的面前,村长问道:“壮年,你可是寻冯二姨的?你是她家的侄子?”“对呀对呀,大爷,我是二姨的侄子,我是山那头吴家湾逃难过来的。我家二姨嫁得远,我就在小时候见过。现在我家亲人都被土匪祸祸了,我只能来投奔她了,可这四周兵荒马乱的,才打听到您这是冯家村,我家二姨?”冯二一听村长问话,内心一激灵,许是有了希冀,抬头向村长问道。

  “哎呦,怪不得呢,吴家湾离我们这老远了。这么可怜啊,听说吴家湾正打仗激烈呢。”“可不是嘛,听说路边都是人头,那死人啊,手啊,脚啊都烂在沟里……”听到中年男人是吴家湾来的,村长还没说话,围观的人一下就炸了,不自觉地退了一两步,纷纷议论起来,跟身旁的人说着自己听来的吴家湾惨状,就连没发话的杨先生也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大家安静下”终究是村长年岁长些,见过些风雨,有些威严,止住了村里人的喧哗。村长之前只知道有人来寻亲,没想到竟是吴家湾那边过来的。唉,那边的惨状,村长也有些犯怵。这刚逃出来,二姨又不在了。这可咋说啊?而且人家好歹逃过来了,也是冯姓的亲戚,总不能让他就这样坐在村口。“二姨早年间就搬走了,你找的地方是对的,可她已经不在这了。”就在村长犯难的时候,杨先生终是开了口。只不过是撒了个谎,称二姨是搬走了,没说她“去了”,不再给冯二打击。“啊?这,她老人家搬哪去了?”冯二听此带着哭腔道,自己全家都不在了,唯一的亲戚若是都寻不见,这可咋办?“不知道啊,搬走好多年了,你看那座就是她家的老房子。”村长一听杨先生的话,就晓得了他的打算,不由也开口顺着话,指着一座房子说道。“这这这,那我可咋办啊?”冯二不禁低下了头,泪水直在眼眶里打转,只是一点倔强不让眼泪掉下来,但说话的声音都微微发颤。“唉!”终究是乡下人家淳朴,看他这般褴褛模样,在心里思索了一会,村长就开口道。“要不你就留在我村里吧,有啥想法,有啥手艺,实在没地方可去,看看我们村里能不能给你口饭吃?”“没地方可去了,家里人都死了,好不容易逃到您这,想求亲戚收留,都没了。我就跟父亲学过两年木匠手艺,其他都没了。”这话一出口,配上他凄凉的身影,再回忆起早年冯二姨的好,有好几位大妈都不由得抹了抹眼睛。“既然会点手艺,要不就留在我们村吧,你可以住在冯二姨的家里。大家伙帮衬帮衬你也是可以的,总有口饭吃。”杨先生开口说道。此话一出,“对呀,对呀……要不就留在我们这吧”又有几个村民应和道。村长听到杨先生这么说,村民也都同意,就这样把冯二留在了村里。

  转眼间一年就过去了。这一年,异乡的冯二已经在村子中渐渐安顿了下来,而且由于念及冯二姨的亲戚,加之其木匠手艺不错,为人本分,时常帮村民们修点桌椅,大家也都待他十分友好,不觉间把他当做了本村人。小山村的生活是平静的,尽管处在战时,但相较于外界的动荡,这里少些侵害,顶多有匪、有军人来的时候,大家会躲进山里。不过即便是这样,至少也是比外界安稳些。

  直到这天夜里,看似平静的生活似乎不一样了。正是九月的时节,白天有些闷热,众人干活有些疲乏。到了晚上,山间林木多,日头一落起雾了,才凉快下来。而山里也实在没啥娱乐活动,大家都早早地躺床上休息去了。夜深,村子都是静悄悄的,可就在九点多的时候,一个黑影突然出现,摸索在村间的小道上。按照道理来说,若是这晚间有陌生动静,有陌生人,各家各户的狗应该都会吠叫的,可似乎这个黑影对村里情况很熟悉,狗儿们对他也很熟悉,竟然一声激烈的狗叫也没有,就算有一两只叫了两声,也像打招呼似的,并没有什么对于陌生的警惕,也就没有激起主人出门查看。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编辑:陈沛沛) 
©庆元文艺网
主办:庆元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协办:庆元网
##########
<dfn id='osFU'><basefont></basefont></dfn>
    <bdo id='CgMFv'><em></em></bdo><s id='WvTNoFG'><blockquote></blockquote></s><center id='aIG'><optgroup></optgroup></center>
        <del id='HyZYaFu'><kbd></kbd></del>
        <label></label>
        <dfn id='QyuVHjxD'><ins></ins></dfn><tt id='dqd'><i></i></tt><span id='ptE'><thead></thead></span>
            <label id='yODWCf'><tt></tt></label><option id='tY'><comment></comment></option>
            <span></span><acronym id='RYUR'><s></s></acronym><samp id='rDUqtD'><tt></tt></samp>
            <i id='gQCSi'><fieldset></fieldset></i>
              <listing id='AfcUj'><small></small></listing><dfn id='pARsQ'><blockquote></blockquote></df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