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庆元网  >  庆元文艺  >  小说故事  正文
杀?熊
2020年04月07日 14:36  来源:庆元网  作者:黄兴伟 

  “啪”,一声脆响,醉醺醺的周老爹将手里的酒碗狠狠砸碎在自己的脚边,粉碎的碗屑夹杂着烈酒在空气中划过,映射着桌对面少年眼里闪烁的胆怯。

  山间一所孤独的木房,不大的屋舍,桌子边上坐着两个人,一个是周老爹,一个是他的儿子—周凡。周老爹狠狠的瞟了一眼周凡:“咋!你为啥就不敢独自杀熊?你就是怂,我们老周家世世代代活在这大山里,靠的就是山的宝贝,靠的就是杀熊,卖熊肉过活?你不敢?不敢个球!”动了动嘴唇,周凡终究没有开口……

  周家世代生活在深山里,靠山吃山,特别是杀熊的手艺可叫一绝。周老爹身高体壮,嗜酒如命,常年披着熊皮大衣,看起来就像一头直立起来的熊瞎子,令人生畏。他老婆去世的早,只给周老爹留下了一个儿子。可惜周凡五大三粗,就是不敢一个人杀熊,像个怂包,每次周老爹陪着,跟随在后头,才敢学习杀熊,学习手艺。当自己一个人面对熊时,就手脚发抖压根使不上力。对此,老爹非常不满,也就经常性的打骂周凡,在喝醉酒之后更是如此。

  这次也不例外:“老子怎么生你这么一个败家玩意,怂包软蛋!”周老爹大声地斥骂着,骂累了,想拿酒碗喝酒,却发现酒碗已经被自己摔碎了,索性拿起桌上的酒壶,又是“咚咚”好几口…越骂越来气,周老爹猛地站起来,抓着周凡的嘴,将酒壶硬塞到他的嘴边:“给我喝,你不是怂吗?酒壮怂人胆,哈哈!”不由分说就给他灌了好几口酒,而感受到周凡的反抗,老爹更是用力,将剩下的酒都倒进他的嘴里,“熊都不敢杀,还有什么用!”

  当周老爹的酒意慢慢上来,才放开周凡,自顾自地躺到床上睡觉去了。周凡长这么大,从没喝过这么多的酒,猛烈的干呕,周凡的眼神逐渐朦胧起来:“杀熊!呵呵,杀熊!我怎么不敢!”被灌醉的周凡,神叨叨地站起来,嘴里嘟囔着。然后来到周老爹的工具间,抄起一根最粗、可以将熊打死的木棍:“哈哈,我怎么不敢杀熊?周老爹的儿子会不敢杀熊?”仿佛疯症一般,周凡在酒精的刺激下,摇摇晃晃地冲出了家门,妄图寻找一头熊来发泄自己内心的愤懑,以及对于老爹斥骂的回应。“我要自己打死一头熊,给老爹看看,我周凡不是怂蛋。”在夜晚的山林间,周凡乱跑着,有了酒精的刺激,他忘记了平时独自面对熊的害怕,忘记了自己是谁,只记得要杀熊,要证明给老爹看。

  他拎着一根巨大的木棍,在山间寻觅,那里有光,会有熊吧!不觉间周凡在山林中闯到了一个地方,不知道这是哪里,周凡只看见那里躺着一头熊,靠近,用力将木棍砸了下去……

(编辑:陈沛沛) 
©庆元文艺网
主办:庆元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协办:庆元网
##########
<xmp id='eKJngj'><optgroup></optgroup></xmp><strike id='huV'><center></center></strike>
<acronym></acronym><big id='xTIqw'><blockquote></blockquote></big><s id='TuIl'><fieldset></fieldset></s>
<fieldset id='JR'><base></base></fieldset>
    <blink id='HwKOGx'><comment></comment></blink>
      <optgroup></opt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