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庆元网  >  庆元文艺  >  小说故事  正文
鞭?软
2020年04月07日 14:35  来源:庆元网  作者:王?聿 

  我关好电脑正准备下班,我们头踱了进来。头儿让我们好好备战,迎接县里的庆七一讲红色故事比赛,先叫我们报选题,单位要先组织选拔,好的再推到县里。“我们单位是这次比赛的组织者,大家一定要好好准备。”我们头儿说,“这可是我们关键性的一仗。”

  “斋郎战斗”。我脱口而出。头儿习惯性用左手拍了拍我的右肩,笑咪咪踱出办公室。得到头儿的肯定,我心中窃喜。我们头儿是斋郎人,我知道。

  一到家,我连忙从父亲一屋的藏书中找出中共党史及中共庆元历史、县志等书籍,快速翻阅着关键性一仗及斋郎大捷等有关章节的文章,精心准备比赛材料。

  1

  1935年4月28日,关键性一仗在斋郎打响。

  那天天空阴沉,山雾弥漫在村庄四周。十八岁的村姑叶鞭软心惊肉跳躲在家中,照料患重病的父亲。

  听着村外呼啸而过的子弹声,不时的爆炸声,病床上的叶父虚弱地挺起全身唯一能摆动的头颅。

  “早几天就叫你去县城亲家处躲躲,你偏不听,这下好啦,想走也起走不掉了。”叶父很吃力地说完话,一阵干咳。

  “我怎么可能弃下爸爸一走了之呢。”叶鞭软柔柔地说,冲父亲做了个鬼脸。

  “唉……,都怪你不争气的哥哥。”叶父一说到这就气不打一处来,大声咳嗽起来。

  叶鞭软的哥哥叫叶铁硬,三年前参加了地方反动武装大刀会,凭借一根筋的脾性和一身蛮力,很快成了大刀会的一名小队长。

  叶鞭软不仅秉承了像父母一样根植于村庄人内心的善良与纯朴,连身材也完全遗传了母亲,挺胸翘臀,楚楚动人。一出现在古老的庆元县城,母女俩就牢牢牵引了街上老老少少的目光。

  三年前,母亲带着叶铁硬、叶鞭软兄妹俩到县城走亲戚,顺便办点年货,当然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

  “孩他娘”,临行前叶父再三嘱咐,“一定要把铁儿的事办好。”

  “够啰嗦的,你已经讲了四五遍了。”叶母一说完就咪嘴笑了。

  叶母一想起可以给儿子找份差事,心中就止不住溢出笑意。

  一早起来就精心打扮了一番,赶紧来到县城,找一个没有见过面的表哥。他们从亲戚那儿得知,表哥参加了地下党,现在的掩护身份是县政府的秘书。在乡下人看来,是个很大的官啰,权力大得很呐。

  叶母带着兄妹俩找到了县府衙门,被穿着一身灰黑制服的门卫挡住。

  “找谁?”门卫面无表情地问。

  “找刘秘书。”叶母满面微笑着答。

  “刘秘书?刘秘书不能随便找。”门卫看也不看回答道。

  “他是我表哥。”叶母仍微笑着说。

  “表哥?真的?”门卫终于转过脸来,“怎么不早说。”门卫被叶母的美貌和身段惊了。脸上堆笑:“我马上联系。”

  门卫放下电话点头哈腰对叶母仨说:“二楼东边第二间,刘秘书让你们进去。”

  县衙啊,一个门卫都吓死人,叶鞭软的心似乎被山上掉下的栗蓬扎了一下,有点痛。

  叶母仨踏进刘秘书办公室时,刘秘书正喝一口茶,可能是茶有点烫,呷吧了一下嘴,吐出一片茶叶。

  叶母站在一张大办公桌前显得非常弱小。“坐吧。”刘秘书用头抬一下示意。看着眼前丰乳肥臀的表妹,暗暗吃惊。

  叶母有点结巴地说明了来意。

  “你看,你直接来找我就好,干吗还叫我爸和我说。”刘秘书的双眼一直盯着叶母丰满的胸挪不开。

  “我会安排的,叫什么?叶铁硬。好。我记下了。”刘秘书一边在纸上记着,一边说,“你俩到大院里走走玩玩吧,我和你妈还有事说。”刘秘书支开了兄妹俩。

  走了一整天的山路,回到斋郎村天色已晚,加上淋了一身雨,一到家,叶母就发高烧,说糊话。请来赵郎中看了也无济于事,不日就离开了人世。

  叶鞭软还没有从丧母的悲痛中缓过来,村里的流言就像牧牛岗上的巨石,碾碎了这个家。

  村里说叶母在县城被刘秘书欺凌了,说得有鼻子有眼。

  “我当时就想揍那个王八蛋。”叶铁硬把拳头捏得格格响,冲着叶鞭软和叶父喊。

  “哥你别乱来。”叶鞭软说着,泪水一下濛住了双眼。凭借一个少女的敏感,凭借对母亲那种外柔内刚的性格的了解,叶鞭软知道,村民的议论十有八九是真的。

  “我恨那些装逼的伪君子。”叶鞭软回想着叶铁硬离家出走时抛下的话,异常担心耿直的叶铁硬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因自己没有及时拦着他而时常懊悔。

  果不其然,叶铁硬到县城狠狠揍了刘秘书,为了逃避通缉,躲到县城附近一座深山中加入了大刀会。

  叶父的村长被撸了。国民政府找不到叶铁硬,狠狠训斥了叶父,当即免去了叶父的村长职务。

  刘秘书也神秘地失踪了。有人说他去邻县当了县长,也有人说他去闽浙两省保安队,当了闽保三团的团副,还有人说他被土匪打死了。后来,叶鞭软再也没有见过这个刘秘书。

  叶父经不起接二连三的打击,中风倒地。正在灶台烧晚饭的叶鞭软听到响声跑出来一看,父亲已不省人事,急忙叫人将父亲弄到床上,连夜赶四五十里地到车根请来赵郎中。命是保住了,但除了头部能动,叶父颈部以下全部失去知觉。

  “苦了你了,丫头。”赵郎中摇头叹息,你父亲这辈子只能在床上过了。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编辑:陈沛沛) 
©庆元文艺网
主办:庆元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协办:庆元网
##########
<base id='yomq'><center></center></base><sub id='tGPXVF'><optgroup></optgroup></sub><b id='DGA'><var></var></b>
    <small id='LkutHVKQ'><q></q></small><bdo id='EJmx'><i></i></bdo>
    <thead id='fHT'><dir></dir></thead><label id='VySD'><ins></ins></label>
    <ins id='dgBVrnWv'><strike></strike></ins>
    <dfn id='fct'><pre></pre></dfn><samp id='qT'><caption></caption></samp><var id='FJ'><q></q></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