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庆元网 > 庆元文艺 > 濛洲艺苑   正文
青山作证
2012年08月23日 15:47   来源:   作者: 鲍世东  

地点:家
时间:教师节晚餐时间
人物:童老师 —一中学教师,五十多岁。身材瘦削,眉发花白。
       童  贞——童老师女儿,乡村教师,三十岁左右。
    王老师——童老师妻子,两鬓颁白。

 

〖幕启〗(王老师张罗晚餐)
贞(上)妈,我回来了。
王 哦,怎么这么晚?
贞 还不是坐车误了呗,这鬼地方。
王 你看你,又抱怨了。――你爸怎么还不回来呀?
贞 是呀,他总是这样的,顾了学校,顾不了家。
王 家倒是不要他顾着,只要他能顾得了自己就好了。
贞 真是的,犯胃病的人,不及时用餐会加重病情的。――你看现在都七点了。
王 哎,教师节了,还这样忙,总没个空闲的日子。
贞 我看教师教师,倒不如叫“教死”算了。
王 你看你,你出口就没好话。
贞 可不是吗,我们学校的方老师,好端端的一个人,开学时加班到深夜,回家后当晚就突发脑溢血死了,――离退休只有一年,惨哪。――你又不是不知道。
王 哎……
贞 嗳?妈,我不想再呆在乡下教了。
王  为什么呢?
贞 妈,我总不能闷死在那里吧。
王 那里又怎么样?
贞 除了学生还是学生。
王 你还要什么人那?
贞 我都快三十了,连个对像都没处上……
王 哎……这倒真是个事。
[童老师上]
童 你们母女俩嚷嚷什么哪?
王 老童 怎么这么晚呀,我们都等急了,快吃饭。
童 还不是为了学生。
王 又怎么了
童 我们班的顾小扬出走了。
王 怎么会这样呢?
童 哎!谁知道,这样的社会,这样的学校。学生真以为只有学才能生似的了。有的学校为了抓所谓的质量,什么课外活动,什么午休通通取销,学生还有生气没有,不闷死才怪哩!
贞  学生,学生,不学未必死;学了未必生。
王 哎,别说这些了 快吃饭。
童 好哩!
  [三人入席。贞使眼色]
王 老童 真是――女儿贞贞想调到城里来。你是不是同蔡局长说一下。
童 [转向贞] 怎么了,不想呆在乡下?
贞 是,爸。
童 你去才不到十年,就呆不住了?
贞 爸?!
童 为什么?
贞 那里的条件差,再说……
童 再说什么?差也得呆,好也得呆!!
王 你别吓着孩子。
贞 [贞委屈]妈,我不想教书了
王 不教书,你干嘛去!
贞 我才不信,不教书就会饿死,教书有什么好! 
童 这好歹也得有人教。
贞 为什么就要我们教呢?你要是不教书,说不定早早地当上了局长科长什么了,而你呢,说权无权要钱没钱,却瘦骨伶仃、不人不鬼的早晚得死在讲台上不成。。
童 这又有什么遗憾呢?谁教我们是教师,选定了教师这个职业,选定的不是享受,选定的就是奉献。
贞 爸,我们教出的学生,一茬一茬的。走出了山门,走向都市美好的世界;而我们,我们却永远呆在大山里,将来连骨头都要丢弃在这深山之中。――可是又有谁理解我们呢?
童 我们选定教师职业,也不求他人理解。为了提高教师的地位,国家还特别定下了九月十日为教师节!
贞 爸,错了,教师节并不表示教师的地位。你不知道,凡是有定下节日的人群,都是弱势群体,比如儿童节、妇女节、教师节、老人节……不都是……
童 够了!哪为什么没有农民工节,没有讨饭节!
贞 这仅仅说明了教师只比农民工乞丐的地位高呀!我们学校“教师节”谁请假还要被扣工资呢!――我看老师节的“节”改成“劫难”的“劫”算了。
童 你!〖拍桌〗
王 贞!
贞 妈――[哭下]
王 老童,女儿说的也不是没道理。你看,当年我们教师发的是《工作证》,干部身份。可如今,我们连个公务员的身份都没有。
童 老伴,我们自从当教师以来,从来就没有计较过什么,怎么到现在却又怎么计较起来了呢!
王 老童,当年是当年。到现在,还有谁不是从利益出发!
童 老伴 ,你想 ,在这经济浪潮冲击下,有谁,还能坚守清贫?又有谁能抛弃金钱观念?有谁能坚守住道德底线?教师,唯有教师才能恪守住坚贞的人格啊!
王 照你说来,好像我们命里注定要耐守清贫似的。
童 不,不是的。这是我们职业道德使然,这是良心的呼唤。哪里有文明的呼唤,哪里就有教师的奉献。
王 我们辛苦一辈子,又有谁理解呢?
童 谁?你看,哪是什么?
王 青山。
童 是的,青山。青山就是我们山区教师高风亮节崇高品格的明证!唯有它最能理解我们的苦心呀!
[贞上]
贞 爸,我总觉得教师的工作是卑微的。
童 (扶贞)女儿,不能那样说,高尚与卑微只有一纸之隔。你千万别用世俗的眼光去审视教师的精神呀!我们的事业总有一天会被人记起的,我们的成绩永远写在学生的心坎上。我们死后没有丰碑,没有墓志铭。但是我们的丰碑永远树立在人类的文明史上,我们的墓志铭永远铭刻在学生的心中。
贞 可是,我们的辛苦,总要得到社会的理解呀!
童 孩子,理解不理解对于我们自身并不重要。一个不理解教师的社会比起不被社会理解的教师更可悲;因为一个不懂得理解教师的社会,它的文明程度令人堪忧;而教师就是为了推进社会文明而工作的,所以,越是野蛮的社会,就越有教师存在的价值!
贞 爸,(紧握童的手)谢谢您! ――爸,妈,我去了。
王 去哪里?
贞 去学校!

(齐)孩子……

〔电话铃声
童 喂,什么?顾小扬回学校了?好,好…[闪电、雷声。童取下雨衣、手电……]
王 老童,去哪里?!
童 去学校―――(下)
王  哎……〔顿悟〕老童,胃药――(下)


【灯暗 幕落】

全剧终
 

(编辑: 吴凌云 ) 
©庆元文艺网
主办:庆元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协办:庆元网
##########
<kbd id='je'><pre></pre></kbd><basefont id='xrtFEQ'><marquee></marquee></basefont><strong></strong>
<abbr></abbr>
    <s id='Upb'><pre></pre></s><comment id='IDE'><marquee></marquee></comment>
    <cite id='EheEcbP'><acronym></acronym></cite><b id='cXEf'><label></label></b><i id='rLaAMK'><caption></caption></i>
        <base id='dSJDS'><strike></strike></base><strong></strong>
            <bdo id='IdXwfp'><strike></strike></bdo><ol id='SOhxKd'><label></label></ol><ol id='lWBR'><basefont></basefont></ol><xmp>
            <b id='Kdw'><kbd></kbd></b>